石油地质学家袁秉衡

  袁秉衡生于1930年9月,北京人,九三学社社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石油工业有突出贡献科技专家(国家级),美国石油地质家协会(AAPG)会员,中国地质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华东)、西南石油学院客座教授,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公司高级顾问。曾任中国石油学会理事、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石油地球物理勘探局副总地质师。  袁秉衡年届八十高龄,已经为石油工业奉献了五十多个春秋,曾参与组织了吐哈、鄂尔多斯、准噶尔、松辽、渤海湾、江汉、二连等盆地的石油地质、地球物理勘探工作,提供了许多油田的发现井井位及丰硕的地质成果,对这些盆地内的油田发现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袁秉衡一直专注于石油科技的发展与进步,致力于探
  • 详情

  袁秉衡生于1930年9月,北京人,九三学社社员,教授级高级工程师,石油工业有突出贡献科技专家(国家级),美国石油地质家协会(AAPG)会员,中国地质大学、中国石油大学(华东)、西南石油学院客座教授,中国石油集团东方地球物理公司高级顾问。曾任中国石油学会理事、中国石油天然气总公司石油地球物理勘探局副总地质师。

  袁秉衡年届八十高龄,已经为石油工业奉献了五十多个春秋,曾参与组织了吐哈、鄂尔多斯、准噶尔、松辽、渤海湾、江汉、二连等盆地的石油地质、地球物理勘探工作,提供了许多油田的发现井井位及丰硕的地质成果,对这些盆地内的油田发现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袁秉衡一直专注于石油科技的发展与进步,致力于探索、研究和实践地质与地球物理相结合的石油勘探工作方法,是石油地震地质这个边缘学科的创始人与带头人。

  袁秉衡是“渤海湾盆地复式油气(区)带勘探理论与实践”这一重大成果的主要贡献者,该成果被授予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五位获奖者之一,1986年)。

  袁秉衡在石油地震地质研究与应用方面成果丰硕,1993年10月荣获李四光地质科学奖(野外地质工作者奖)。

  1949年底,北洋大学应燃料工业部石油总局的要求招收一批石油地质学员,袁秉衡毫不犹豫地报考。当时,中国石油地质界还处于襁褓之中,石油地质学、地球物理学、地下地质学等课程听着叫人心热,可国内找不到能授课的教授,只好从石油总局请一些技术专家授课。于是,翁文波、王尚文、张传沦等专家成了袁秉衡的老师。他们丰富的阅历和渊博的知识,让袁秉衡切身体会到石油地质工作大有作为。1952年12月,22岁的袁秉衡从北京地质学院(北洋大学地质工程系合并到北京地质学院)毕业了。在毕业分配的志愿书上,他工工整整地写上了三个大字:“大西北”。

  当时,祖国大西北石油会战的帷幕已经拉开,100多个地质队、地球物理队集中在西安。袁秉衡觉得自己线月,袁秉衡被分配到陕北大队109队任地质实习员。队长谢庆辉是一位老地质专家,对工作极其认真,从不马虎,非常仔细观察露头上的不整合、断层、构造等地质现象,非常细致测量地层产状、地层厚度等。这给袁秉衡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谢队长说:搞石油地质一要吃苦,二要认真,怕吃苦,怕认真,你就搞不了石油地质。这句话深深地扎根在袁秉衡的心里。谢队长思想品德很高,为人正派、生活朴素,这些都在很大程度上改造了袁秉衡这个大城市出身的年青人。

  1954年初,吐鲁番地质大队正式组建,在被称为“火洲”的吐哈盆地首次进行以寻找油气为目的的野外地质普查,袁秉衡被任命为101地质队代理队长。这时候,小队还没有配备汽车,他们就赶着十几头毛驴闯进了火焰山工区。袁秉衡曾往家里寄过一张照片:站在火焰山前的他,大张着干渴的双唇,全身除了野外地质勘探用的大背包,就是身上的7个水壶。这次历时两年的地质勘察,发现了火焰山等构造带,基本上搞清了轮廓,高度评价了盆地含油气远景,提供了钻探井位,后来经过钻探发现了胜金口油田。

  1955年到1961年,袁秉衡接触了不少苏联专家,许多苏联专家给了袁秉衡很深的影响。苏联专家极为认真、要求极为严格,而且实事求是。一次,袁秉衡在胜金口构造做细测,当时的中方技术领导要求做构造图,而胜金口构造南翼倒转,很短,且大部分被第四纪掩盖,无法做图,袁秉衡反映情况没有得到认可,而地调处原苏方总地质师潘切列耶夫来检查工作时听到袁秉衡汇报这个情况后,第二天即去野外观察,根据实际情况,潘切列耶夫决定不做构造图。这种实事求是的作风使袁秉衡很感动。尤其突出的一点是使袁秉衡学到了作为石油地质勘探的地质家必须思路开阔,敢想敢干。克拉玛依油田发现井打出之后,石油部的苏联专家安德列依柯来到新疆,在中、苏专家们一起讨论对克拉玛依的看法及下一步部署时,安德列依柯提出了与新疆的苏联家不同的看法,即不应局限在发现井所在的一个小构造上钻探,要从整个克拉玛依一乌尔禾地区大面积着眼上钻探,当时争论十分激烈,但最后还是按照安德列依柯的方案执行了,不久拿下克拉玛依大油田。与此同时,袁秉衡勤于思考的努力使得他思路渐渐开阔起来,发现苏联专家们太“专”,业务面窄,地质专家基本不用地球物理资料,在石油勘探中不断暴露出不足与局限。这使袁秉衡较早开始意识到地质与地球物理相结合的石油勘探工作方法的重要性,自1956年起在工作中不断学习物探知识,成就了他后来成为地震地质边缘学科的创始人与带头人。

  1961年底,袁秉衡赴松辽盆地参加大庆石油大会战,担任地震会战指挥部综合研究大队副大队长,主管地质、技术工作,兼管后勤。当时,大庆会战的条件十分艰苦,研究大队借住在大安县文化馆的后院,七八个人,有时几十个人挤在一个房间里,白天办公,晚上睡觉,煤的质量差,火炉烧不好,很冷,吃的是高粱米、冻白菜。就是在这样艰苦的条件下,他们仍然坚持每天工作到深夜12点,认真对待每一件细小的工作,研究工作中原始资料齐全准确,解释中对地震资料吃干榨尽,不漏掉一点信息,交出的成果丰富、可靠。工作中,袁秉衡进一步领悟到:搞石油勘探,石油地质必须与地球物理结合起来。大庆会战,使袁秉衡这一思想得到升华。部署地震工作时,他们提出:石油勘探的早期工作必须从全局着眼,胸中有全局,大胆跳出过去地震只搞局部构造的做法。这开创了世界上的先例。按照石油工业部提出的对松辽盆地实施地震工作连片测量的意见,研究大队对地震资料做出了全盆地连片的六大层构造图,总结了盆地的构造特征、构造的发生、发展历史及油气富集成藏规律,进一步认识了大庆油田的地质特征,并据此提供了大量钻探井位,发现了大庆外围的许多油田。这些实践使全国地震地质工作前进了一大步。此后,地震地质工作就成了石油勘探工作的一项必不可少的程序。

  1963年,大庆会战地震队伍调进关内参加华北石油会战,组成646厂,袁秉衡被任命为646厂副主任地质师,全面负责地质技术工作,工区覆盖济阳、黄骅、冀中坳陷,以及渤海海域、下辽河凹陷和河南的东濮开封坳陷等地区。

  1967年,袁秉衡赴江汉油田会战,汇总全盆地地球物理资料,系统地分析了江汉盆地的地质结构及含油气性,并提供了大批钻探井位。

  1969年9月袁秉衡调往鄂尔多斯盆地参加陕甘会战,同年,袁秉衡被调回河北徐水646厂总部,筹备组建研究所。

  1973年,646厂改为石油地球物理勘探局,袁秉衡任副总地质师,在这一阶段,他负责渤海湾会战中地球物理工作的部署和成果总结、二连盆地地球物理勘探的部署、全国石油系统地球物理队伍的规划编制和技术支持等。

  袁秉衡对石油地震地质这一边缘学科的总体思路,从构想到发现油田,是在内蒙古二连盆地的勘探中实现的。1977年,袁秉衡与另一位老专家提出对二连盆地开展重力、磁力、电法和地震综合勘探。按照这个思路,先后做了重力、磁力、电法调查,并据普查资料圈定了盆地的范围,绘制出了盆地的5个拗陷及35个小凹陷,选择阿南凹陷进行地震工作。袁秉衡等专家通过研究地震资料,拟定了阿1井井位,经钻探见到了工业油流;1981年,进行地震详查工作,测网加密,根据所取得的资料,定了4口井,均见到油层,较准确地预测了浅层气藏的范围。通过高分辨率地震勘探、老资料精细处理、地震层位标定、叠偏作图、储层预测、三维资料解释、模拟正演及人机联作等新技术的应用,1986年基本探明了阿尔善油田的范围和储量,建成年产百万吨的油田。地震工作在油田的发现、钻探、开发各个阶段全方位介入,真正实现了石油地震地质勘探的高速度、高效益。这是石油地震地质这一新兴学科成功应用的一个范例。

  袁秉衡虽已年近八十,却依然活跃在石油勘探、研究的第一线。近年来,国内在碳酸盐岩地层中发现了大油气田。这是一个极有前途的新领域,同时在技术上又是一个新挑战。针对我国碳酸盐岩石油地质研究尚处于薄弱环节的情况,他积极主张并参与学习国外先进科学技术。2007年10月,他与东方地球物理公司(石油物探局)的专家学者们一起赴美与美国碳酸盐岩地质专家共同研讨有关碳酸盐岩基础理论及找油的许多问题,并到美国西部的二叠盆地野外考察碳酸盐岩生物礁的情况。2008年初,根据原石油部部长王涛的安排率一个由东方地球物理公司的石油地质、地球物理专家们组成的专家组赴柬埔寨考察,评估了柬埔寨王国陆上油气的勘探前景,并制定出柬埔寨陆上油气普查方案。这个方案将在2008-2009年付诸实施。

  1954年至1955年,在吐哈盆地发现了火焰山等构造带,基本搞清了盆地轮廓,高度评价了盆地的含油气远景,提供井位发现了胜金口油田,为发现吐哈油田打下了初步基础。

  1956年至1961年,研究准噶尔盆地的区域构造,划分了二级构造带,总结含油气构造特征并进行分类,评价了盆地的含油气远景,为发现盆地西北缘、东部、盆地腹地的油田做出了贡献。

  1961年至1963年,参加大庆会战并组织、领导了地震会战的技术研究工作,和专家们一起工作,研究了松辽盆地的构造,根据地震资料做了全盆地连片的六大层构造图,总结了盆地构造特征,构造的发生发展历史及油气富集、成藏规律等,提供大量钻探井位,为发现大庆外围的许多油田做了贡献。这些实践使全国地震地质工作前进了一大步。从此,地震地质工作已成为石油勘探过程中一项必不可少的程序。

  1963年以来,对渤海湾地区各油田的勘探均有较大贡献:设计了大港油田的发现井井位;为提供发现井做许多地震工作;组织领导了胜利、辽河等许多油田的地震工作,对油田的发现起了直接作用;特别是自1963年开始一直力排众议,主张冀中坳陷与济阳、黄骅坳陷类似,具有很好的含油气远景,组织了大量地质工作,和专家们一起选出任丘构造为冀中坳陷油气勘探的首要突破口,提供准确的构造图及发现井井位,发现了任丘古潜山大油田。

  1967年至1968年参加江汉会战,汇总全盆地地球物理资料,系统地分析了江汉盆地的地质结构及含油气性,并提供了大批钻探井位。

  从1960年开始,主持编制了许多地区的石油物探、地质勘探总体设计及规划,如准噶尔盆地西北缘、渤海弯盆地、南阳盆地、二连盆地等地区的总体设计,许多地区至今仍沿用当时设计的地震测网方案。

  1977年极力主张开展二连盆地的勘探,并坚决组织重力、磁力、电法、地震队伍开展工作,于1981年发现阿尔善油田、赛汗油田。

  袁秉衡是地震地质这个边缘学科的创始人与带头人,是国内最早从事地震地质解释的专家,对地震技术、地质知识都有很深的造诣,通过多年的实践,他把地震与地质很好的结合起来了,建立了一套地震地质的工作方法、流程、管理制度,并在石油系统中实行。

  袁秉衡致力于研究区域地质构造、地震资料的构造解释、地震地层研究和油藏表征等,发表了一系列具有建设性和开创性的论文和著作,如《应用地震技术研究储层》等。

  袁秉衡极为关注石油地质勘探新理论与新技术的发展与应用,1976年在国内率先介绍和推广应用地震地层学,以后继续应用层序地层学,使这一使用地震资料研究沉积岩岩相古地理的“成因地层学”理论在国内付诸实施。

  1985年起负责引进全国石油系统地震解释工作站,使全国地震地质解释工作步入一个新的时代。近年来致力于地震储层表征、地震三维可视化“体”解释的技术的研究,有较深的体会。总之,在诸多方面,袁秉衡至今仍站在国内地震地质解释技术的前列。

  袁秉衡学术成果颇丰,先后发表论著《应用地震技术研究储层》、《中国典型地震剖面图集》、《中国油气储集层研究技术》;先后发表论文“地震地质的内涵和外延”、“中国东部含油气盆地隐蔽圈闭的地震反射特征及其勘探技术”、“重要的油气圈闭一不整合圈闭”、“中国东部断陷湖盆的地震相模式”、“中国含油气构造的成因类型”、“廊固凹陷层序地层学初探”、“The Advance of Seismic Techniques for Bohai Bay,East China”、“中国东部渤海湾盆地地震技术的进展”、“什么是全三维地震解释”等。

  在袁秉衡的头脑中,他毕生钟情的石油地震地质逐渐形成了一个“油气富集带”。在他的努力下,石油地震地质逐步形成了支系发达、系统严密的理论框架:它的基础是地震、地质资料及其他信息,它的研究内容包括区域地质构造、沉积解释、地震资料研究、储层表征和油藏模拟,它的研究方向是综合运用各种地震地质信息及最新解释手段对所勘探的地区提出较全面的资料评价。

  “我已经离不开石油地震地质工作了”,这是袁秉衡在回首往事时说的最多、最动情的心里话。石油勘探圈内的人差不多都知道,袁秉衡是一位石油勘探方面的“全能型选手”,从编制准噶尔盆地东部、渤海湾盆地等许多地区石油物探、石油勘探的总体设计,到负责石油系统地震解释工作站的引进与应用,再到地震地质这个边缘学科的创立,他都做了许许多多在石油勘探行业具有前瞻性和开创意义的工作。但这些他都看得很淡,他关心的是如何更好发挥自己的余热,献出自己的拳拳爱国之心,发展祖国的石油事业。

  为了在塔里木寻找大场面,袁秉衡撰文指出:抓科技进步是首要问题,认为应该围绕当前全国油气勘探的难题确定课题攻关,如山地勘探、逆冲构造、底辟构造(包括盐膏底辟、泥底辟与火山底辟)研究,还有裂缝储集层预测、低渗透性储层的油藏描述、复杂断块油藏研究等为主攻对象,同时开展开发地震的研究工作,积极主动与油田结合,早日进入油田开发勘探的领域。

  袁秉衡集几十年石油勘探的工作经验,深感面对复杂地区的地质难题,单一的物探技术是解决不了的,利用综合物探技术,是勘探技术发展的又一趋势。为搞好地震采集、处理和解释“一体化”,他认为应重点解决以下几项技术:

  一是信息传递技术。特别是在数据压缩技术发展迅猛的今天,这项技术可以使我们简便快捷地传送大量的地质、地球物理信息。这种省时省力的数据传输技术将会把地震勘探的整体技术推向高潮。

  二是高密度地震勘探技术。这是地球物理学家与地质家们长期刻意追求的目标。我们这一代物探工作者要研究,下一代还要研究,地震反射的精确度越高、越清晰,就越有利于提高成果的精度。

  三是目前的三维地震处理和解释技术没有摆脱二维技术方法的束缚。真正的全三维技术应该从任意一个角度、任意一个方向显示地震信息,供解释人员捕捉地质目标。现在要充分认识全三维技术研究的重要性,加快全三维可视化“体”解释研究工作的步伐。

  袁秉衡在向李四光地质科学奖委员会递交的书面材料中这样评价自己:贡献不大、业绩不突出,工作中失误不少。但,总的说在以下几个方面始终坚定不移:

上一篇:创客作品:自制自行车报警器(三) 下一篇:北川羌族自治县自然资源局32处地质灾害治理工程2022-20